<var id="lluw0"><sup id="lluw0"></sup></var>
    <object id="lluw0"></object>
      <i id="lluw0"></i><object id="lluw0"></object><optgroup id="lluw0"></optgroup>

      <thead id="lluw0"><del id="lluw0"><tr id="lluw0"></tr></del></thead>
        <thead id="lluw0"><del id="lluw0"><video id="lluw0"></video></del></thead>

        <thead id="lluw0"></thead>
        <object id="lluw0"></object>

            <thead id="lluw0"></thead>

            <object id="lluw0"><option id="lluw0"><small id="lluw0"></small></option></object>
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lluw0"><tt id="lluw0"></tt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<i id="lluw0"><option id="lluw0"><small id="lluw0"></small></option></i>
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luw0"><del id="lluw0"><tr id="lluw0"></tr></del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object id="lluw0"><option id="lluw0"><small id="lluw0"></small></option></object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luw0"><tt id="lluw0"></tt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元勝:不僅僅是詩人,鐘愛《與萬物同行》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2019-05-1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緣起:一次被拒絕的采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的一天,《十月》雜志編輯、著名詩人谷禾向我約稿,寫一個科技工作者題材的中篇紀實,采訪對象是昆蟲分類學家張巍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當時很意外:“為啥找我,我沒有寫紀實的計劃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人不接受采訪,聽說你關系不錯,幫下我們雜志的忙,試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倒是,張巍巍基本不接受采訪,更不要說寫他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原因。記者采寫時,會近乎本能地把涉及到的專業知識或問題按照自己的理解,更生動地“翻譯”給讀者,稍不注意,就會出錯甚至鬧笑話。而張巍巍的嚴謹是有強迫癥的,有幾次媒體的報道都讓他很冒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給他打了個電話,介紹了一下背景,這是中國科協和中國作協聯手推出的重要欄目,云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報集團 | 廣電集團 | 關于我們 | 廣告業務 | 聯系我們 | 法律顧問 | 投稿信箱 | 誠招英才 |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| 人人重慶
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2000-2016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            華龍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(最佳瀏覽環境:分辨率1024*768以上,瀏覽器版本IE8以上)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重慶市兩江新區青楓北路18號鳳凰座A棟7樓 郵編:401121 廣告招商:023-63050999 傳真:023-60368189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營許可證編號:渝B2-20030050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2208266
                      渝公網安備 50019002500188號互聯網出版許可證號:新出網證(渝)字002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凤凰娱乐平台